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明:从洪武末年开始 > 234-第一场雪

234-第一场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甄府正厅附近的下人,早就被清退,里面只有甄武和老三的身影在灯光中摇曳。
  
  马毅把眼光从甄武两人的影子上收了回来,忠心的守在附近,聚精会神的不让任何一人靠近。
  
  他不关心甄武兄弟两人说什么。
  
  他只晓得自从来了甄府后,他以及他的后代性命和前程全部系在了甄家身上,他不会让任何一个人损害到甄家的利益。
  
  而甄武这个家主在马毅眼中,雄才大略,定能带领着甄家走向强盛,所以只要甄家不倒,他马家子弟跟着甄家,便一辈子饿不到肚子。
  
  只这一点就比世间许多人强上不少,更何况他们兄弟两个还颇受器重,不仅大哥马仁被大爷点了外府管家,他更是常伴大爷左右,得大爷信重。
  
  正厅里,甄武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后,看向思考的老三,这些年来,甄武对于老三的教育,除了灌输老三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外,最重要的便是在培养老三独立思考的能力。
  
  他常常给老三一些不详的信息,让老三从那些信息中去汲取有用的关键因素。
  
  因为在甄武看来,一个人必须要学会拨开迷雾,透过表面去探寻事实本质的能力,只有这样才能看到事情的本质,然后才能选择出最为正确的解决方法,要不然哪怕机缘巧合解决了某件事的因果关系,也只是误打误撞,下一次就不会那么好运,迟早要完。
  
  老三思索到现在,终于眼光一定,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哥,难道燕王会出事?”
  
  甄武听到老三这么说,对老三有些满意,看来他这些年对老三的培养,是有一定的成效的。
  
  “不确定,只是提前做些安排,以防万一罢了,毕竟咱家一身荣辱皆系在燕王府身上,多做些准备总没坏处,不过这些事情你莫要对别人说起,哪怕是你媳妇也不行,晓得吗?”
  
  老三点头道:“哥,我不是小孩子,这些我晓得。”
  
  甄武莞尔一笑,随后看着老三,有些欣慰道:“行,大哥也晓得了,往后不把你当小孩子看。”
  
  说完,甄武又忍不住笑了一下,当年的莽少年,谁能想到有如今这般稳重的样子。
  
  “行了,天晚了,早些回去歇息吧。”
  
  老三还想和甄武聊一会儿,细细的问询一番,不过刚刚张开嘴,就瞧见甄武嫌烦的挥了挥手,老三晓得自家大哥的性子,只好无奈的闭上了嘴,他起身闷声道:“那我便先回去了,大哥也早些歇息。”
  
  甄武嗯了一声,不再搭理老三。
  
  老三这才转头出了正厅,路上,风略微有些凉,不过老三心中只顾着想事情,倒也不觉得风凉,他还在琢磨着刚才甄武与他说的事情,若是燕王出了事情,那北平的格局真就要大变样了,只是真若如此,到时候自家大哥…自家大哥身为燕王女婿,岂能不被波及?
  
  大哥这些年虽未对他明言过,可他也晓得,是有些不对付的人的,更何况他家突然发迹,又怎么没有眼红的人。
  
  家里一直不出事还罢,但凡出点事情,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人跳出来挑衅。
  
  想到这一点,老三有些心惊的停下了脚步,他一直放松的双手徒然捏紧成拳,紧紧的仿佛用出了全身力气。
  
  老三咬着牙,发狠的想着“若真到了那时候,谁要是欺负大哥大嫂,我甄勇必定一刀砍了他的狗头。”
  
  大哥持家这么多年,他甄老三也不再是老母鸡翅膀下的小鸡仔。
  
  总能伤人。
  
  莽少年嘛,随着年岁与成熟,哪怕变的稳重了,可心底深处总归还是带着一些莽劲。
  
  没一会儿。
  
  老三便来到了自己的院子里,他刚刚一进屋,石暖便迎上来帮他去了外衣,石暖一边把外衣放置在一旁,让下人准备洗脚水,一边随口问道。
  
  “大爷寻你什么事,怎么这个时辰找你说。”
  
  “哦,没啥。”
  
  老三随便找了个借口道:“就是问了问我最近在军中的状况,白日里大哥忙,顾不上,也只有这会儿得闲才想到唠叨我。”
  
  他跟着甄武学的,外间的事从不让家里人担忧。
  
  “什么叫唠叨,大爷那是关心你。”石暖回身没好气的瞪了老三一眼。
  
  老三咧嘴一笑,也不在意,走过去,在石暖身边坐下,伸手握住石暖细腻柔软的小手把玩。
  
  可老三玩着玩着竟来了兴趣。
  
  “大嫂如今也怀了孩子,你说咱是不是该加把劲呢。”
  
  石暖有些羞意,也有些意动,不过她还是把手抽了回来,叉腰道:“琢磨什么呢?不许琢磨,等…等一会儿歇息了再说。”
  
  “你都这么说了,还等啥,现下就歇息。”老三说完,急忙忙的把石暖拦腰抱起,向着床边走去。
  
  “别闹,还没洗脚呢。”
  
  “今儿不洗了。”
  
  ……
  
  另一边,甄武回到自己的屋里,没看到小六,随口问朱玉英道:“小六回去了?”
  
  “嗯,刚走没一会儿呢。”朱玉英满脸都带着笑道。
  
  甄武净了净手,走到朱玉英身边坐下,好奇道:“怎么这般开心,可是小六和你说什么了?”
  
  朱玉英听甄武提起,忍不住又笑出声来,然后才和甄武絮叨起刚才小六和她的聊天内容,说什么小六找她告状,小七从母亲那边卖乖讨要了好几次钱,偏她去要,母亲一次都不给她。
  
  甄武听了也乐了:“这小七猴精猴精的,例钱不够花销,竟还把主意打到母亲那边,嘿,回头我得和母亲说说,不能给这小子太多的钱,给多少花多少,也不晓得他小小一个人都花在哪里。”
  
  没想到,这话说出去后,朱玉英摇头道:“你莫要和母亲去说,这些日子母亲无聊的紧,我身子重也没办法时时去陪着母亲,弟妹也需操劳着后宅,偏偏小六小七玩心重闲不下来,母亲便用些零钱,吊着俩小家伙常常过去陪母亲玩呢,都不是大钱,你莫要让母亲多想。”
  
  甄武突然愣住了。
  
  这些日子以来一不注意便疏忽了张玉清。
  
  以前张玉清无聊了还可以去找一些老街坊闲聊,可随着他家里的地位越来越高,张玉清与那些老街坊渐渐的也有了距离感,即便张玉清再放低身段,再怎么主动寻她们过来聊天。
  
  可那些老街坊照样还是越来越拘谨和小心,话里话外也常常带着讨好的功利心,想要张玉清让甄武照顾一下她们的丈夫与儿子,慢慢的张玉清也觉得没意思,联络便也越来越少。
  
  如此,张玉清的活动圈明显的进行了收缩,甚至大多时候张玉清也只在她的院子活动。
  
  天长日头远,张玉清平时又没事可做,怎能不无聊。
  
  甄武有些自责,叹了一口气,朱玉英仿佛晓得甄武的心思,开口劝慰道:“夫君别担心,等孩子出生后,咱们让母亲多照顾照顾孩子,母亲有了新的惦念,便不会觉得无聊了,而我呢,刚好也偷偷懒。”
  
  朱玉英冲着甄武甜甜一笑。
  
  甄武心中略显宽慰,便也笑了笑,不愿让负情绪影响到朱玉英。
  
  随后,两人又闲聊了一阵,等到夜深后才睡去。
  
  之后的日子,在甄武把老三给的人调动到守城门口后,便没有多余的动作了,平日里要么去燕王府当差,要么就是去军营逛逛,在家中的时候,主要是照顾着朱玉英,若得了闲工夫,便去张玉清的院子里,陪张玉清聊天,再就是教育教育小六和小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