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妙手生春 > 番外:致永生——最幸福的样子

番外:致永生——最幸福的样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番外:致永生——最幸福的样子
  
  章节名错了,你们无视就好,这章的标题是:致永生——一辈子暖暖的好
  
  如乔致安这般的铁石心肠,也终是被云一朵打动了,只是如乔致安这样堡垒坚固的人,想要直入心扉又谈何容易。而言行云呢,向来无拘束,一旦放下便立地顿悟,仿佛可瞬间成佛。
  
  只是言行云的放下,只放下了他自己,并不意味着他要把谁再放进自己的心里去。如果说乔致安是外表坚固内心柔软,只要敲开表层便可缓缓直达内心,那么言行云就是外表柔软内心坚固,他的执着已经强大到了无懈可击的程度。
  
  “唉,我以为小言才会是容易敞开心扉的,没想到乔院长都敞开了,他还自己坚持着。”姚海棠是真没想到言行云能这么坚定地执守下去,至于乔致安,那就便要夸一句,云一朵实在是个擅长于破壳的姑娘呀
  
  当然,这里边大半功劳要归言行云,如果不是他处处制造机会,时时想着看这俩人的热闹,乔致安也不能到今天这程度。
  
  “小方一直是外表柔顺,内心坚韧。言相便是知道他是什么样,所以也从来不多规劝,规劝他会听,但不会听进去,信与不信往往只在他一念之间。”杜敬璋抱着宜歌,宜歌窝在他怀里软趴趴地睡着,小脸红通通像沾了花粉的去皮水煮蛋一样,看起来可爱得不行。
  
  偶尔宜歌会翻身轻轻地哼两声,杜敬璋就随手拍拍她,直到看到宜歌脸上有笑意时他才会满意地随之一笑。
  
  这慈父模样每每姚海棠都看得内心一片柔软:“敬璋,他们什么时候能成啊他们俩要是总这么形单影只,我会觉得有负担,有负担吧还不能多说多做。我希望他们能遇到属于他们的幸福,可是他们俩却一直这么折腾下去,让我觉得我们的幸福来得很奢侈,而且是建立在他们的衬托与对比上,实在不太安心。”
  
  “别想太多,一切自会有水到渠成之日,你多操心也于事无益,好好歇着。<>他们俩脑子都好使,脑子好使的人弯弯绕绕会多一些,习惯使然,绕完了就好了。”杜敬璋何尝不是像姚海棠一样的感觉,感情的事他不好插手,便也只能于旁观之中偶尔出一方以警醒。
  
  “嗯。”两人又说了些话后,姚海棠唤来婆子把宜歌抱下去睡,两人坐在小院里,有凉风时来秋色无边。
  
  两人静静地在院子里看了许久的夜色,姚海棠感叹风月如此动人之时,杜敬璋却忽然凑上脸来,贴得极近极近地中轻轻呼吸着,在她耳畔轻轻地叫道:“海棠。”
  
  “嗯,干什么。”话还在嘴里打着转,姚海棠便感觉杜敬璋滚烫的手在她身上轻轻撩拨着,带着些不属于秋日的热烈之气播洒在她的肌肤上。
  
  这时白天热晚上凉,每到夜里姚海棠总是外边罩着大袍子,里边仍旧是夏日的薄衣轻裳。那些丝质的衣裳薄薄地贴在肌肤上,被滚烫的手揉蹭着在身上涌起阵阵酥麻,从腰间直喉舌间皆是痒痒的感觉,这感觉让姚海棠不由得轻轻吟哦出声。
  
  她才轻轻一声溢出嘴角,便被杜敬璋给寻着了唇瓣,在夜风里暧昧不明地光影之间,他似乎压根不用眼睛看,一踅摸便在她如海棠花一般的唇瓣。初是轻如蝴蝶一般地吻,至后来渐渐成并不怎么温柔的啃咬,直到那海棠花更加娇艳水润时才向下而去。
  
  唇齿随着手指一路向下,至胸口,外边的宽大袍子早已落下,只余薄且透的夏衣裹在已有些发烫的肌肤上,略略有些透明的衣裳微微开敞,浅色的抹胸早被杜敬璋不知何时自后边解了。此时微微拱起的抹胸间露出一抹洁白如雪的肌肤来,那皎洁如雪之上绽开着浅浅地花朵,傲然地立在雪白的衣襟之中。杜敬璋的手不时地隔着衣服逗弄着,直把姚海棠逗弄得气喘吁吁才罢手。
  
  杜敬璋一手支撑着姚海棠的背,一只手撩开襦裙的下摆,熟捻的手指推开阻碍,叩入温润而温暖的溪谷之中,姚海棠仰头一声长吟,杜敬璋遂迷醉地听着,嘴角露出更加热情而深切地笑。<>
  
  把姚海棠一把抱起,大步走进房里放平在床榻中央,杜敬璋用嘴一路膜拜着、开垦着,在雪白如玉的肌肤上啃咬开一朵一朵的娇艳花朵。一路下移到如雪堆积的胸口上,小小的花朵被纳入口中,细细地啃咬揉弄,直到几近透明的时候才被放出来。嘴刚一路往下撤,手又掐着那两颗小小的花尖儿时而轻轻捏揉,时而往上拉扯。
  
  姚海棠几乎快被杜敬璋这动作弄疯了,可杜敬璋犹自觉得不够,嘴唇贴在温热的溪谷上方,那小小的脐被舔得湿润滑溜之时,杜敬璋又开始下移,直到移到那一片蓊郁上方,停了下来良久不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