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豪门当夫人 > 395、宫医生倒戈

395、宫医生倒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房间里一时寂静无声,宫思和立刻发现了自己的失言,但话已出口自然也不可能就这么吞回去,当下狠狠地瞪了冷飒一眼闭口不言。
  
  冷飒轻笑一声,扭头对傅凤城挑了挑秀眉,仿佛是在说:怎么样?还是我厉害吧?
  
  傅大少沉默地点了点头。
  
  冷飒笑容可掬地走近一脸警惕地盯着自己的宫思和与邢薇,邢薇沉声道,“傅少夫人,你想做什么?”
  
  冷飒不怎么客气地伸手拨开她,“闪开点,我还没打算跟你聊。宫小姐,还是咱们聊聊吧?上次我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宫思和立刻想起了上一次在纳加的安夏使馆冷飒对自己说的话,不由得有些出神。
  
  冷飒笑道,“还没考虑好啊?你这样磨磨蹭蹭的怎么抢男人?”
  
  宫思和不由涨红了脸,咬牙道,“我才没有…才没有要抢…你要不要脸!”
  
  冷飒道:“我要不要脸不重要啊,你这两年不都在处心积虑的抢男人嘛?关键是…抢的既不是自己喜欢的,也不是喜欢自己的男人,何苦来哉?”
  
  宫思和看了一眼傅凤城,却见傅大少仿佛根本毫不在意冷飒的胡说八道,甚至还找了个椅子坐下来听她们说话。宫思和觉得自己真是要疯了,她大概是真的从未真正了解过这个曾经的校友。
  
  他怎么能容忍自己的妻子这样在人前口无遮拦地胡说八道?
  
  傅凤城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淡定地道:“无论夫人在这里说了什么,如果宫医生不打算配合…那么就不会有人知道她说过什么。”一句话,不配合你俩都得死在这里,外人当然不会知道夫人说过什么了。
  
  邢薇和宫思和显然也能理解傅大少的言外之意,当下脸色都是一变气氛更加紧绷了起来。
  
  房间里唯一轻松自在的大约只有冷飒了,冷飒站在宫思和身边拍拍她的肩膀仿佛俩人关系多好一般,“姐妹儿,考虑一下呗,女人不是你这么当的。你想想你要是今天死在这里了,你的那个谁…还不是一样该干嘛干嘛,你们这样的人…我猜他身边也不缺吧?你不觉得自己很亏吗?”
  
  宫思和推开冷飒的手后退了一步保持安全距离,冷着脸道,“我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
  
  冷飒耸耸肩道,“没关系啊,我就是讨厌躲在女人后面利用女人感情的孬种,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他送给一个威武强壮的女汉子当男宠。哦,听说他身体不好,不知道能不能经受得住啊。”
  
  “你!”宫思和被气得脸色发白,咬牙道,“你还不是女人!我……”
  
  冷飒笑嘻嘻地道,“你没有反驳他身体不好哦,那你猜我猜不猜得到他是谁呀?”
  
  宫思和终于觉得自己不能再跟冷飒说话了,转身看向坐在一边的傅凤城,“傅少,有这种妻子你晚上睡得着觉吗?”
  
  傅凤城难得心情不错脾气也更好了一些,点头道,“多谢,还可以。”
  
  冷飒走到傅凤城身后,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将下巴靠着他的肩头,对宫思和笑道,“你看…我们是不是特别般配?你说你年纪轻轻的痴迷老男人干嘛?就算你俩真成了,你好意思跟他去拍结婚照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爷爷呢。另外…我看你还咳咳,那啥呢,万一他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你难道要一辈子……”
  
  后面的话被傅大少伸手堵了回去,冷飒不满地瞪着坐在自己跟前的傅凤城,“唔唔…放开!”
  
  傅大少道:“这个可以不用说。”
  
  冷飒翻了个白眼,“这个关系到宫医生一辈子的幸福,很重要。”
  
  傅凤城道,“再幸福最多也就半辈子…二十年不能再多了。”
  
  “好惨。”冷飒同情地望着宫思和。
  
  宫思和只觉得脑门上的青筋直跳,这对夫妻还要不要脸了?!
  
  冷飒有些郁闷,这幕后黑手到底是怎么给人洗脑的?邢薇那种菟丝花一样的女人也就罢了,为什么连宫思和这种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女孩子都能被迷成这样?难道那家伙真的是个绝世美男子?
  
  但是…算算时间这都快三十年了,就算当年那人才二十岁,这也马上就五十了啊。哪怕就是帅得跟龙督军和安亲王似的,那也是个老大叔了啊。
  
  况且这两位身体健康,保养的自然也好。
  
  那一位…疑是身体不太行的。
  
  冷飒叹了口气,自己也从旁边拉了一把椅子在傅凤城身边坐下,看着宫思和道,“说真的,我上次的承诺依然有效。你如果一定要喜欢一个糟老头子,我虽然不认同但也不是不能尊重你的审美。咱们合作吧,我可以帮你把他搞到手。”
  
  宫思和有些不屑,“就凭你?”
  
  冷飒耸耸肩道,“不是呀,还有傅大少,还有傅家,还是傅督军啊。不够的话,我们也可以拜托一下龙督军宋督军什么的,想必他们也很愿意成人之美的。”
  
  “……”宫思和无语,低头盯着自己跟前的地面没有说话。
  
  冷飒也不急着逼他,将目光转向了邢薇,“邢夫人,现在我们可以聊聊了。”
  
  邢薇比宫思和更加戒备,“我们没有什么可聊的。”
  
  冷飒笑道,“也不是啊,如果你学生不肯跟我合作,我就只能退而求其次考虑跟你合作啦,我知道你是不会拒绝我的。”
  
  邢薇冷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更不会跟你合作。”
  
  冷飒轻笑了一声道,“果然是情比金坚呐,从你下船踏足安夏的土地到现在,一共有三波人想要杀你,要不是我们提前防备你这会儿已经变成一具香尸了。邢夫人,你要不要猜猜看到底是谁想要你的命啊。”
  
  邢薇神情微变,语气却依然强硬,“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冷飒道,“大家都不是傻子,邢夫人何必作态呢?你也知道我们傅少脾气不太好,如果你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我就只好跟你说再见了。对了…你放心,你死了之后我会想办法把你的骨灰埋在他的床底下,这样你就可以一直陪着他了,就算他跟别的什么女人怎么样,你也不会寂寞。你看,我是不是对你很好?”
  
  邢薇冷笑一声,“你想诈我?你连他是谁都不知……”
  
  “张佐是吧?”不等她说完冷飒突然开口道,邢薇脸上的冷笑瞬间凝固了,就仿佛一个表情奇怪的雕塑一般站在那里。
  
  冷飒从手拿包里取出一张折叠的纸笺打开,指尖轻弹了一下叹息道,“要不是昨儿让人查过他,险些还真让你糊弄过去了呢。要不要听听我查的结果?”
  
  邢夫人冷着脸不说话,冷飒似笑非笑地看了旁边的宫思和一眼,“邢夫人也算是出身名门,可惜还差了一点。十六岁跟张二爷在同一所学校念书,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你们有什么交情,但邢夫人十八岁到二十五岁期间每周有两天都会固定去城中的菁华馆弹琴,而菁华馆隔壁好像是张家的别业。当时是在张二爷名下,十八年前不知道为什么被过户给了张家大少张静之。我想想…好像说是送给张大少十岁的生日礼物。在这之前一年,菁华馆被卖给了一个从南方来的商人,里面的所有管事佣人甚至连看门的老大爷都不知所踪。”
  
  “那又怎么样?”邢夫人脸上的神情越发僵硬了,此时的邢薇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羸弱。
  
  冷飒笑道,“三十年前,张家二爷娶了出身京城名门的夫人,几天之后邢夫人早产堕下了一个男婴,随后被邢家逐出家门,四年之后才嫁给了杨先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